你总说我还小 不懂什么是爱 可是当年小小的我已经愿意把整个世界都给你
爱不是单方面一直给就成立的
多想把酸甜的少女心事揉成一颗美丽的糖果给你 可怕这颗糖在你眼里是一颗不定时的炸弹
你是多么美好啊 所以我不把自己心里龌龊的心思说与你
绝不让你感到一点点的难堪
我可以一个人在深夜里 没人看的着的 悄悄把它们一点点掏出来 用温柔拥抱它们
多么恶心的自己